0°

嘉庆亲下戒烟令

嘉庆帝是否吸烟,未见有确切的记载。嘉庆年间政府对民间种烟和吸烟已不再沿用前朝的禁例予以干涉,但当时朝野上下偶尔也能听到禁烟的呼声。

嘉庆四年,有江苏监生(国子监学生)周价进呈奏折两件,共10款,其中之一为

“清广农田”,谓今之农田既已悉种无余,惟以世俗尚烟草,遂种烟者连亘阡陌,请种烟地亩改种五谷,违者许该地军民拔弃,犯者治罪,诸色人食烟及商贩、开烟铺并食烟器具一切禁止,贩者与前罪等。

嘉庆帝接折后发军机处核议,而军机处则一一驳回,云:

臣永理等谨奏:为遵旨议奏事,蒙发下江苏监生周价奏折两件,臣等遵旨核议,折内所陈各款,其言近理者已见诸施行,其余陈说利弊,大抵假古制而粉更宪章,峻刑法而扰累闻阎,非率由旧章化民成俗之道,臣等谨议驳奏如左:

请广农田……查树艺五谷,农田为重。然民间食烟习非一日,所种之地不过农田千百之一二,不足以伤农。且以不屑禁止之事琐琐烦扰,徒属无谓,应毋庸议。嘉庆帝阅军机处驳奏后,于嘉庆四年六月十七日对内阁下了“上谕”云:

江苏监生周价具折言事,列数十款,朕详加披阅,所言大抵难行。其稍可采者,皆业经施行之。事复命军机大臣等悉心核议,兹据按款议驳具奏。周价以诸生而妄言国政,指陈利弊,多系空谈。甚至欲变乱旧章,以峻法绳人,以操切为政,本当治以应得之罪。特因广开言路之时,不欲以言语罪人。若加之罪是自蔽耳目,杜言路,小民之疾苦何由得知?臣工之贤愚从何考察?但周价身居卑贱,逞意渎陈而又不切时要著,即将该监生送至费淳处交地方官约束,毋许出外滋事,沿途送往时著从宽,不必照递籍之例押解。钦此。


嘉庆帝对周价条奏案的处理,表明他继承了乾隆晚期开放烟禁的思想,也标志着清政府关于烟草政策确实有了根本的转变。周价10项建议,包括整戎行、实仓库、清邮传,理盐法、端士习等,虽不无可取之处,然假扩农田以禁烟草,实则不识时务。尤其是一位区区监生,竟然上书皇上,马屁又没拍到点子上,到头来落得个“指陈利弊”、“妄言国政”的罪名,如果不是皇上“不欲以言语罪人”,谁能说这位可怜的书生不会招致杀身之祸呢?

「点点赞赏,手留余香」

    还没有人赞赏,快来当第一个赞赏的人吧!
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所有的伟大,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