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康熙与烟草

康熙帝玄烨不吸烟,也不喜欢别人吸烟,但对鼻烟壶却有浓厚的兴趣,他对鼻烟壶艺的发展产生过深远的影响。
在康熙周围的大臣中,如礼部尚书陈元龙,吏部尚书史贻直等,对烟草都嗜之如命,顷刻不离。徐珂《清碑类钞》中载有“赐水晶烟管”一节,说有一次康熙赐水晶烟管奚落陈、史二人,云:

圣祖不饮酒,尤恶吸烟。裸阳史文清,海宁陈文简两公酷嗜淡巴,不能释手。及南巡,驻德州,闻二人之嗜也,特赐水晶烟管以讽之。偶呼吸,火焰上升,爆及唇际,乃惧而不敢用。遂传旨禁天下吸烟。

李调元《淡墨疑》(卷六)也有类似的记载,曰:

上南巡,驻躇德州,命侍卫传旨:朕平生不好酒,未能饮一触,总是不用,最可恶的是用烟,诸臣在围场中看我竟日曾用烟否?每见诸臣私行在巡抚帐房偷吃,真可厌恶,且是耗气的东西,不但我不吃烟,太祖、太宗、世祖以来都不吃烟,所以我最恶吃烟的人。

《风池集》有蒋陈锡德州恭纪诗,就是咏颂此事,云:

碧梳冰奖激滟开,肆筵先已戒深杯。瑶池宴罢云屏敞,不许人间姻火来。

显然,这是一首咏禁烟的诗。

关于记载康熙帝生活起居的文字中未见有关这位皇帝吸烟的情节,野史记载他不吸也不喜欢别人吸烟,这一点或许是可信的。康熙中叶有高丽国贡烟千匣,玄烨诏却之。当时翰林院检讨尤侗有诗咏有此事曰:

“请看万匣高丽种,未许深宫近至尊”。

然而,康熙帝对鼻烟和鼻烟壶则是另眼相待。他是一个很重视并乐于学习西方科学技术的君主,对来自欧洲的传教士很友好,并委他们在宫中任职。康熙帝学会吸闻鼻烟很可能同这种交往有关。康熙二十三年第一次南巡到南京时,接见了欧洲传教士毕嘉和汪儒望,对方送他礼物时,他婉言谢绝了其它物品,唯独留下了鼻烟。他还非常喜爱法国里摩日的珐琅器皿,并通过传教士邀请法国珐琅匠师来宫廷造办处传授技艺,生产画珐琅鼻烟壶。

康熙年间,内廷养心殿造办处得到扩大,下设玉作,珐琅作、牙作、漆作、玻璃厂等14个作坊,这是一个专为皇家制作应用什物的官廷综合手工艺作坊,也是御制鼻烟壶的基地。玄烨接受臣僚和外番进贡的鼻烟和鼻烟壶,同时把御制的鼻烟壶送给皇族、宠臣和外国使节,有时也有将贡品转送的情况。《李煦奏折》载有康熙四十九年苏州织造李煦进呈湖笔、鼻烟壶等物,玄烨在折子上批日“知道了”。四川总督年羹尧奏折中有《奏谢赏荷包等物折》云:

前遣家人翟四等斋折恭进,今于十一月初八日回川,捧来圣谕一封,御佩荷包一对;对装鼻烟瓶一件…

中国鼻烟壶是光辉灿烂华夏文化的缩影,而鼻烟壶艺术的发展与康熙帝的爱好与倡导是有很大关系的。

来源:中国烟草百科全书

「点点赞赏,手留余香」

    还没有人赞赏,快来当第一个赞赏的人吧!
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所有的伟大,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