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清太宗禁烟

自从努尔哈赤1583年起兵到建都北京,中国半个多世纪是满州社会急剧变化的时代,经济关系,政治制度以至道德习俗等都带有大变动时期的深刻烙印。清太宗爱新觉罗皇太极正处在这一变化时代的后期。这期间,恰好烟草的传播与发展正进入一个新的阶段。清太宗关于烟草的政策——从禁烟到解禁,是他整个经济政策的一个组成部分,也反映了关外姻草和吸烟习俗发展的一个侧面。

清太宗最初对烟草持否定态度,但禁律多局限于禁“小民”而不禁诸贝勒。王先谦《东华录》载天聪九(1635)年清太宗与大臣关于禁烟的一段对话:

上谓贝勒萨哈廉曰:“闻有不遵烟禁犹自擅用者。”对曰:“臣父大贝勒曾言,所以禁众不禁诸贝勒者,或以我用烟故耳。若欲禁止用烟,当自臣等始。”上曰:“不然,诸贝勒虽用,小民岂可效之?民间食用诸物,朕何尝加禁耶!”又谓固山额真那木泰曰:“尔等诸臣在衙门禁止人用烟,至家又私用之,以此推之,凡事俱不可信矣。朕所以禁止用烟者,或有穷乏之家,其仆从皆穷乏无衣,犹买烟自用,故禁之耳。不当禁而禁,汝等自当直谏,若以为当禁,汝等何不痛革?不然外廷私议禁约之非,是以臣谤君,以子谤父也。”

清太宗对烟草在边廷贸易中采取了较为严肃的态度,尤其限制进口。朝鲜《李朝仁祖实录》载谓:

戊寅(1638)年八月甲午,我国人潜以南灵草(即烟草)入送沈阳,为清将所觉,大肆诘责……转入沈阳,沈人亦甚嗜之。而虏汗(指清太宗),以为非土产,耗财货,下令大禁。
禁止贩运和销售是禁烟的重要环节之一,满文盛京刑部原档(下称《刑档》中有一起关于查处朝鲜人于崇德三(1638)年六月十二日运烟草到满州发卖的案件,云:二十二名朝鲜人来时,将一马所驮之烟,处处发卖,另一马空来。户部参政昂金查出,系驻防东京镶白旗哈囊阿当值,然哈囊阿因家里出痘未护送,由一拨什库、五名甲士护送前来时,竟准其乱卖。遂移送法司拘审,因哈囊阿未来,乱卖是实。哈囊阿尔家中有事,应告吴尔噶纳,令其代尔之班,竟使常人护送前来,以致乱卖。哈囊阿罚以规定之罪,护送六人各鞭五十。

吸烟虽不合法,但民间偷吸的现象是普遍存在的,然违禁吸烟应定何罪和如何发落似没有明文规定。《刑档》中有崇德三年十月唐贵氏受监禁中吸烟遭鞭挞一案:

初四日,正兰旗唐贵将喀尔喀蒙古携来后,未交付防守章京,经直还家,致使喀尔喀马匹被人乱拿。兵部官奏人,上命将唐贵饿禁两日。在囚禁时,唐贵抽烟,被镶红旗佟什禄执付法司拘之,审实。唐贵鞭八十二,准折赎。既然禁烟,制做烟具也不是允许的。《刑档》中记有崇德三年陈家茂守备制烟袋被其仆告于官而受罚一案。
十一月初八日正白旗大凌河守备陈家茂被其包衣(家仆)坦尔、宋亚美,宋有明计法司:“陈家茂做烟袋卖给铺子。”审实应鞭陈家茂八十二、贯耳,俱准折赎;又罪(罚)银九两,共罚银四十二两三钱。

崇德四年,清王朝决定采取更加严厉的禁烟措施,并规定惩治办法。6月26日户部严申禁律,颁布禁烟告示,示谕官民人等,“不许栽种,不许吃卖。”

告示全文如下:

户部示谕官民人等知悉照得丹白桂(满语:烟草)一事,不许栽种,不许吃卖,本部禁革不再三,近日王府贝勒、贝子等俱已禁止,间有梗法。愚民竟不遵守,仍旧栽种吃卖,,岂不想从前无丹白桂时亦何损于人?自今以后,务要尽革,若复抗违,被人捉获,定以贼盗论:枷号八日,游示八门,除鞭挞穿耳外,仍罚银九两,赏给捉获之人。尚有先见者徇情不捉,被后人捉获,定将先见者并犯者一例问罪。若有栽种丹白桂者,该管牛禄章京及封得拨什库纵不知情,亦必问以应得之罪,其在屯拨什库打五十鞭。有奴仆出首主人,果系情真,首者断出。仰固山每牛禄照誉写行该属地方,务使通知,特示。


然而,清太宗禁烟之举,实际上事与愿违。此时吸烟之风在各地漫延开来,已成不可阻挡之势,包括日本、朝鲜禁烟也均不成功,何况,当时禁烟政策往往是禁下不禁上,王公贵族以至“小民”中吸烟者照吸,民间种烟者照种,禁而不止,没有什么实际效果。尤其是种烟,在告示颁布后法不可说不严,然而种烟是一项商品性很强的生产,法轻利重,农民继续经营此业,可谓法不治众。《刑档》中关于违禁种烟的案件最多,仅在告示颁布后的3个月之内此类“烟案竟达60余起,处以游街示众、鞭挞、贯耳和罚款者达近百人之多(牵累地方官员受罚者未算在内)。举录二例如下:


八月初十日镶白旗荆古尔达牛录下充阿包衣尹达浑种烟,户部笔贴式姚贵执送法司,经审属实。尹达浑机号八门各一日,鞭八十二,贯耳,仍罚银九两入官。牛录章京荆古尔达失于觉察,亦罚以规定之罪。
八月二十一日正白旗库尔缠牛录下翁魁种烟,枷号八市各一日,鞭八十二,贯耳,仍罚银九两。牛录章京库尔缠失于觉察之罪,因去蒙古贸易不在,故免之。


经过数年禁烟,老百姓非但没有停止吸烟和种烟,反而吸烟之风日益盛行。晚年,清太宗终于开始明白所定一系列禁烟政策同不可阻挡的吸烟潮流是多么不协调,以至后来不得不“开禁”。蒋良骐《清实录》载崇德六年二月上谕贝勒大臣时云:
我国武功首重习射(有史迹记载骑射),不习射之罪,非用烟可比。用烟之禁,前因尔等私用,故不能治人。至于射艺,切不可荒废。
《东华录》记载崇德六年二月上谕户部曰。

前所定禁烟之令,其种者用者,屡行申饰,近见大臣犹然用之,以至小民效尤不止,故行开禁。凡欲用烟者,惟许人自种而用之,若出边货边买者处死。
清太宗从禁烟到解禁,撞了南墙即回头,可谓识时务者。

来源:中国烟草百科全书

「点点赞赏,手留余香」

    还没有人赞赏,快来当第一个赞赏的人吧!
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所有的伟大,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